2元隨便喝、17年不漲價,武漢「糖水爺爺」火爆全網后,開始求饒

今年七月份,武漢的一位「糖水爺爺」沖上了熱搜。

老人名叫謝永安,擺路邊攤賣了17年的糖水。

17年一直堅持2元一杯不漲價,且無限續杯,老人和孩子還能免費喝糖水。

冰糖雪梨,紅豆湯,綠豆湯,銀耳湯,米酒......統統兩元。

近十種口味的糖水,是謝爺爺每天早起慢慢熬制出來的。

有人問他:「妳費那麼大工夫,能賺錢嗎?」

他說:「不圖賺錢,喝好就行。」

前不久,「糖水爺爺」在短視訊平台火了,無數網友涌向謝爺爺的攤位想嘗一嘗沁人心扉的糖水。

如此良心的買賣,在滿是褒揚的評論中,逐漸多了一些噪音。

有人質疑糖水的衛生問題,有人造謠謝爺爺的子孫不孝,甚至還有「職業打假人」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

鋪天蓋地的網暴之下,謝爺爺決定放棄干了17年的糖水生意,不再擺攤。

01▼

流量時代成就了很多人,也毀掉了很多人。

在社交網絡還不算發達,短視訊還沒有興起的時候,謝爺爺就在武漢科技館斜對面的江灘路邊擺攤賣糖水。

一開始是為了謀生,慢慢變成了生活的習慣。

但是,刺耳的聲音改變了這一切。

平時謝爺爺擺攤賣糖水,老伴就收廢品賣一點錢補貼家用。

謝爺爺和老伴兒都不會上網,兩個人共用一台老年機,網上的信息都是從兒子口中得知。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只是起早貪黑賣個糖水,最后會變成別人的攻擊對象。

看到這些惡評后,謝爺爺每次想起就心痛。

「武漢相當于我的第二故鄉呀!我在這里十幾年,半輩子!賣糖水我開心,賺錢要賺個光榮正當,不賺那些黑心錢。」

就因為網友們主觀臆斷認為他的后廚一定不衛生,他被迫離開第二故鄉,放棄自己適應了17年的生活,尋求另一種方式生存。

風波之后,有博主找到了他。

謝爺爺表示對網上的言論很無奈。

「我現在不做了,大家別去找我了,我不在那擺攤了。」

最諷刺的是,鏡頭掃到了謝爺爺平時制作糖水的廚房。

雖然地方不大,但是非常整潔,鍋碗瓢盆都擦得锃光瓦亮。

不知道這能不能算是網暴者心中的干凈衛生。

最后謝爺爺紅著眼眶對鏡頭最后說了幾句話:

「祝大家身體健康,心情愉快。」

把如此淳樸善良的老人,逼成這樣,網絡噴子們開心了嗎?

本應作為公眾自由發表言論平台的社交媒體,反而成了暴行的培養皿。

罵完這一個,把人逼到絕路后,他們就會再尋找下一個繼續攻擊。

02▼

這樣的事并不少見。

大家是否還記得前段時間粉紅色頭髮的女生鄭靈華。

一夜之間,她在網絡上多出不少的「身份」:陪酒女、夜店舞女、妖精紅毛怪......

一切只是因為她頂著一頭粉色的頭髮,而現實中,她只是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

「我只是想在拍畢業照的時候更好看一點。」

還有一位合肥姑娘小慧,前段時間訂婚了。

本是一件大喜事,沒想到喜事卻成了噩夢。

小慧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著自己的幸福時刻,又不知道戳到了網暴者哪一條神經,一條條「8號技師」的留言開始刷屏。

「合肥本地的,都知道8號。」

「金xx8號,果然嫁給了老實人。」

「她睡覺磨牙。」

「妳老婆是會所8號技師,2000塊一次。」

這些人就像是下水道的老鼠,路過每一處都留下惡臭。

有人問「糖水爺爺」被網暴后有什麼想法。

他說:「他(網暴者)圖賺錢,他沒考慮我們可憐......」

這句話道出了真相,其實還有很多噴子,算是「職業噴子」。

看到有素人紅了,就趨之若鶩的去蹭流量,恨不得把他們都給榨干,造謠更是0成本的獲取流量的方式。

比如「大衣哥」朱之文爆紅后,被造謠年入1500萬,全村都來「求照顧」,網紅更是24小時堆在家門前直播。

還有河南鄭州96歲頻頻爆出金句的擺攤奶奶:

「人老了應該有個價值」

「老年人應該像年輕人學習」

......

奶奶談吐不凡,對生活的理解獨到而深刻,不少網友對其點贊。

走紅后,奶奶的攤位上排起了長隊,不少人舉著手機直播、拍攝。

奶奶直言:「不高興,累。」

縱觀近年來偶然走紅的普通人們。

哪一個得到關注后,就開始被瘋狂「潑臟水」「蹭流量」,最后不堪其憂。

有句話說得好:

「在烏鴉的世界里,天鵝都是有罪的。」

03▼

說回「糖水爺爺」,我們可以想想,2元一碗的糖水,他能賺多少錢?

說到底,他賣糖水除了賺點小錢在武漢生存外,更多的還是圖個生活的意義。

這樣的人也有很多,他們的存在讓整座城市甚至整個社會都充滿煙火味和人情味。

銀行門前已不見「糖水爺爺」身影

浙江衢州黃壇口中心小學附近,有個賣早餐的老人叫毛世華,今年89歲高齡。

每天她的早餐攤點都會在孩子們上學前準時出現,風雨無阻。

和「糖水爺爺」很像。

「早餐奶奶」的早餐每種只要5毛錢,30年不漲價,老人和家里困難的孩子也可以免費吃。

毛奶奶說:「這些孩子就像我自己的孫子孫女一樣,舍不得離開他們。」

毛奶奶年紀大了,行動不便,速度慢,于是每天半夜12點半就起床準備早餐。

即使是寒冷的隆冬夜晚,生物鐘都會把她從睡夢中喚醒。

用石磨現磨豆漿,粽子現包,鴨蛋餅現攤。

「愛心早餐攤」讓過往學生們感受到親人般的關愛,路過早餐攤都會親切地叫一聲「毛奶奶」。

「早餐奶奶」就像一盞燈,守護在學校門口,也許妳跟她沒有太多的交集,但看見她,就感覺心里暖暖的。

毛奶奶總是算「糊涂賬」,有人問她:「5毛錢在現在能干嘛?妳不虧本嗎?」

她總是笑著回應:「不虧,差不多剛好。」

毛奶奶的早餐可能也不能達到噴子眼中的「五星級標準」

但孩子就是愛吃,家長就是放心。

很多家長都將自家的食材以成本價賣給毛奶奶:「我們的孩子都吃過老人的早餐,我們也希望能有更多孩子吃到老人的早餐。」

最樸實的聲音,帶著最厚重的敬意。

「早餐奶奶」和「糖水爺爺」的故事情節如此相似。

他們的結局卻南轅北轍。

其中的變量只有一個——「網絡暴力」。

早餐攤和糖水攤的忙碌都讓他們感到老有所用,雖不賺錢,但這些就是他們生活的光。

有的人自己生活中沒有光明,還要去掐滅別人生活的光。

真情總在最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日復一日的勞作中融匯了信念、愛心、仁義、堅守。

不管是甜蜜糖水還是街頭早餐,人情味才是其中最美味的調味品。

他們暮年都不忘播撒愛的種子,我們更應該保護種子生根發芽,不讓溫情的土壤被潑入臟水、臭水!

我們也許不會成為別人的救贖。

但是我們可以努力成為一把利劍、一個盾牌,為弱者發聲。

喬任梁去世后,他的父母在短視訊平台內容創作自給自足,卻被描繪為吃兒子「人血饅頭」的惡人。

老兩口一度精神崩潰。

後來,有不少網友自發當起了擋箭牌,在評論區「巡邏」。

經過一群人的努力,他們賬號下的惡評幾乎都被清理。

我們希望這樣溫暖的人越多越好。

就像謝爺爺事件也是。

了解到具體情況后,老人租住地所屬洞庭社區表示:

如果老兩口愿意,可以給他們安排穩定的工作,讓他們留在武漢。

網友們也開始積極為「糖水爺爺」發聲,抵制網暴。

好人一定要有好報,愛心一定要得到延續;讓守信者得到「甜頭」,讓網暴者有「痛感」。

才能真正遏制住網暴者的囂張氣焰。

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網絡空間不是任性宣泄的垃圾場,有的時候,閉嘴也是一種善意。

馬丁·路德·金說:我們每個人都在修造圣殿。

只要我們心里裝著美好,眼中的世界才會真正的美好。

出品 | 益美傳媒

作者 | 小山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