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庶進曹營不是一言不發,他兩次幫曹操,是不是想坑劉備諸葛亮?

#頭條創作挑戰賽#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這句話斷開來念就是一句歇后語。事實上徐庶投奔曹操后不但沒有保持沉默,還成了靠說話混飯吃的御史中丞——漢末基本不設御史大夫,御史中丞就是言官之首。

尊劉貶曹的《三國演義》把曹操寫成了亂世奸雄,跟他作對的劉備當然就成了仁厚君子,但即使僅以《三國演義》為依據,我們也會發現徐庶進了曹營之后,也是想為曹操做一點事情的,他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至少兩次幫了曹操,也差點坑死了劉備和諸葛亮。

徐庶既沒有在母親辭世后對曹操展開報復,也沒有把握住回歸劉備陣營的機會,他的一系列做法,都讓人十分費解,所謂的「一言不發」,自然也就成了假話和笑話。

咱們今天是以《三國演義》為依據,所以且把史料放在一邊。按照演義小說的說法,徐庶不是在劉備敗于當陽長坂之后才投奔的曹操,而是在劉備和諸葛亮火燒博望、火燒新野之前,也就是說,當夏侯惇帶領十萬大軍殺奔新野之前,徐庶就已經站在曹操謀士隊伍里了。

站在曹營謀士隊伍里的徐庶沒有管住自己的嘴,夏侯惇狂妄地放言要生擒劉備和諸葛亮的時候,徐庶站出來提供了重要情報: 「將軍勿輕視劉玄德。今玄德得諸葛亮為輔,如虎生翼矣。亮字孔明,道號臥龍先生。有經天緯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計,真當世之奇才,非可小覷。」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肯定會感到奇怪:如果徐庶真恨曹操,為何不讓夏侯惇驕狂送死?他詳細介紹諸葛亮的資料,豈不是讓曹操有備無患?

從后面的對話中,我們看得出來,曹操和夏侯惇都把徐庶當成了自己人:曹操稱其為公,是表示尊敬;夏侯惇稱其為元直,顯得也很親切。

如果曹操和夏侯惇聽從了徐庶的建議,派遣足夠的謀士跟著夏侯惇穩扎穩打,當時只有三千人馬的劉備根本就不堪一擊。

徐庶的建議沒有被采納,劉備和諸葛亮這才逃過了一劫,但是曹操卻記住了諸葛亮這個人,并且采用了比較不高尚的手段來對付他: 「便使人往隆中搜尋孔明妻小,卻不知去向,原來孔明先已令人搬送至三江內隱避矣。」

徐庶多嘴多舌的「善意提醒」和「極力表揚」,差點坑了劉備,更差點坑了諸葛亮,要不是諸葛亮未雨綢繆,黃月英被曹操抓去,他估計也只能去跟徐庶做同僚了。

種種跡象表明,徐庶的表現,已經得到了曹操乃至曹營武將謀士的一致認可,所以他才被派去樊城「勸降」。

按照當時的情況,劉備是不可能投降的,即使投降了,也會變成第二個呂布,所以勸降是假,把劉備嚇跑以免曹軍在樊城攻堅戰中遭受損失才是真。徐庶到了樊城也不辱使命,一番話嚇得劉備諸葛亮再無斗志: 「今彼分兵八路,填白河而進。樊城恐不可守,宜速作行計。」

看過《三國演義》和《三國志》的讀者諸君自然知道樊城易守難攻,後來的關羽也在樊城下吃了大苦頭——數萬大軍對曹仁的幾千疲敝之卒,還有大水幫忙,曠日持久久攻不下,這才導致了荊襄之戰崩盤。

徐庶僅憑三寸不爛之舌,就幫曹操取得了樊城,劉備和諸葛亮只好跑路。沒有城防保護的劉備部隊只好跟曹操的虎豹騎野戰,自然是一觸即潰,要不是趙云單騎救主,劉備又得打光棍兒了。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徐庶到樊城勸降的時候,其母已經被曹操坑死,按理說徐庶跟曹操已經有了不共戴天之仇,而且已經沒了后顧之憂,但是他并沒有趁此機會回到劉備身邊,他給出的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腳: 「某若不還,恐惹人笑。今老母已喪,抱恨終天。身雖在彼,誓不為設一謀,公有臥龍輔佐,何愁大業不成?」

關羽千里走單騎追尋劉備成為千古美談,徐庶留在「殺母仇人」曹操身邊卻說得冠冕堂皇,也不知哪種做法更該嘲笑: 「徐庶辭回,見了曹操,言玄德并無降意。」

半壺老酒一直沒想明白徐庶為什麼進樊城,但是他進樊城的結果卻很明顯:新野樊城兩地百姓「即日號泣而行,扶老攜幼,將男帶女,滾滾渡河,兩岸哭聲不絕」。

徐庶不留在劉備身邊,說白了就是認為劉備必敗而曹操必勝,他的樊城之行「不辱使命」,去而復返,也讓曹操對他更加信任,他後來位至三公之下九卿之上,也跟他的盡心盡力有關:東漢的尚書令、司隸校尉、御史中丞并稱「三獨坐」,徐庶在曹營的地位遠高于諸葛亮的朋友石廣元和孟公威。

從樊城滿意而歸,徐庶再次出現已經是赤壁之戰前夕了,他識破了黃蓋的苦肉計,闞澤的詐降書和龐統的連環計,卻并沒有向曹操舉報,他此時想的只是自己的安危,從龐統口中得到逃脫之計后,就從大家的視野中消失了。

不管怎麼說,徐庶不該說的亂說,該說的不說,怎麼看都不像個好人,有時候他還不如毒士賈詡——賈詡也為自己的利益考慮,但是絕不坑任何一個主公,而徐庶則是一點原則都沒有,既對不起對他百分之百信任的劉備,也對不起給他發薪水的曹操。

《三國演義》是不能當正史來看的,《三國志》也沒有給徐庶單獨列傳,此人的資料只見于《諸葛亮傳》和裴松之注引的《魏略》,所以我們對徐庶的種種反常行為難以定論。

半壺老酒想不明白的問題,最后只能請教讀者諸君:在您看來,徐庶在母親辭世后仍不離開曹操,是舍不得高官厚祿,還是認為劉備難成大事?如果徐庶誰都不想幫,為何不辭官歸隱躬耕隴畝?

說來說去,徐庶就是那個時代「打工者」的一個縮影,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都不放在他們的心上,包括諸葛亮、荀彧、魯肅在內,好像沒有誰真把大漢天子劉協當回事兒,賈詡、郭嘉、徐庶之流,那就更不用說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