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夢得一首《水調歌頭》表現詩人頻頻北顧,眷念國事的熱切心情

里昂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葉夢得 〔宋代〕

霜降碧天靜,秋事促西風。寒聲隱地初聽,中夜入梧桐。起瞰高城回望,寥落關河千里,一醉與君同。疊鼓鬧清曉,飛騎引雕弓。

歲將晚,客爭笑,問衰翁。平生豪氣安在,沈領為誰雄。何似當筵虎士,揮手弦聲響處,雙雁落遙空。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

葉夢得(1077—1148),字少蘊,號石林居士,昊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紹圣四年進士。徽宗時,累官龍圖閣直學士。南渡之初,官江東安撫使,兩任建康知府,總四路漕計,為抗阻金兵南侵作過重要貢獻。 在北宋末年到南宋前半期的詞風變異過程中,葉夢得是起到先導和樞紐作用的重要詞人。作為南渡詞人中年輩較長的一位,葉夢得開拓了南宋前半期以「氣」入詞的詞壇新路。葉詞中的氣主要表現在英雄氣、狂氣、逸氣三方面。

此詞乃西園習射,有感于將領之勇,而自傷衰老無力報國之作。其具體年代不可確考,大約作于紹興八年(1138)二次知建康府時期。詞的上片,從寫秋景、秋聲入手連出四句:

霜降碧天靜,秋事促西風。寒聲隱地初聽,中夜入梧桐。

這四句,依次寫出所見、所感、所聞。第一句的「碧天」,猶言晴空。著一「靜」字,則點出霜降之后碧空寥廓,清凈而寧靜的境界。

第二句的「秋事」,指秋收、防寒之事,當與建康軍務有關。句中著一「促」字,則言西風相催,寒冬將至,秋事緊迫。也深刻地表現出詩人對據江守險的軍需供應,是時刻在悉心關注的。

第三句,由杜甫《秦州雜詩》之四的「秋聲殷地發」點化而出。所謂「寒聲」,即西風中萬木蕭瑟之聲。因有凄寒之感,故謂之寒聲。「隱地」,乃隱約之意,言寒風初起只是隱約可聞。

第四句所寫,即「一夜秋聲入梧桐」之意。旬中的「中夜」,猶言半夜、午夜。后面的「入」字,是此句的關鍵。形象地描繪出由西風而起的寒聲,不是在梧桐樹上一響而過,而是直入其枝葉深處,鳴響不已,既點出西風的勁疾,又點出寒聲的繁雜。可謂用筆遒勁,力透紙背。

就后兩句而言,上承「西風」,逼真地寫出寒聲伴隨著西風由隱微而逐漸增強的過程。感情的重點則放在第四句。西風中的寒聲,萬籟俱作,奇音異響,種類殊多。但詩人別的都不寫,單單選取了梧桐之聲。因為梧桐葉大而薄,枯千之時,風起響處,聲大而雜,故格外惱人。所以在古代詩人筆下,風鳴桐葉往往是觸發愁緒的媒介,有所謂「秋思滿梧桐」之語。

葉夢得寫出寒風中夜入梧桐,立意也在于此。由是也足見其下筆精審,很有一番安排的。寫到這一句,詞情已見凄涼,接著當然要深化下去,于是緊寫三句:

起瞰高城回望,寥落關河千里,一醉與君同。

第一句承續上句,連寫起、瞰、回、望四個動作和高城一個地點。字面緊湊,針線密集。其中「起瞰」二字,言離筵起身登城,俯視周圍。此二字語似平淡,但思緒已見蕩動。

緊接著用「回望」二字,著力點開,寫出詩人回首北望中原的情景。此刻,一種國土淪喪,山河破碎的悲痛感情突然進發出來,筆底波瀾隨之軒然而起,無限感慨地寫出一句「寥落關河千里」。

「寥落」,乃冷落之意。「關河」,指淪陷于金兵手中的關塞、要津。這一句,包含著對宋家王朝昏庸無能,乞降誤國的郁憤之情。對于當時腐朽的政治局面,詩人是無法力挽狂瀾于既倒的。悲痛、憤懣、愁苦,一齊撲來,在這種感情狀態下,他寫了一句「一醉與君同」。

詞是寫給「坐客」看的,所以「君」即指包括岳德在內的眾賓客。以上「寥落」兩句,一寫回望所見,一寫回望意緒,以「寥落」興嘆,以「一醉」收結,急起急收,極見抑揚頓挫之勢,接下去,筆勢重又振起,寫出兩句收東上片:

疊鼓鬧清曉,飛騎引雕弓。

「疊鼓」,指鼓點緊而密,故日「鬧」。「飛騎」二字,極寫馳射之速,由此可想見其雄姿壯采。「引」,乃張弓、開弓之意。「雕弓」,指弓背飾有花紋之弓。這兩句寫密集的鼓聲喧鬧起來,報道東方欲曉,而演武場上的飛騎還在來往奔馳,競射爭先,場面是緊張而熱烈的。

下片詞意承續上片,用襯比手法寫習射之后的情景:

歲將晚,客爭笑,問衰翁。平生豪氣安在,沈領為誰雄。

「歲將晚」,說的不是時序,而是指詩人年歲已老,到了垂暮之年。「客爭笑」,寫賓客為習射的好成績而歡談笑語,爭相夸美。

這兩句,以詩人的近晚景,病不能射,與賓客的正當壯年,武場較勝兩相對比,感到年華已去,心中凄然,故而有「問衰翁」的心理活動,用自問的語氣寫出四、五兩句。大意說:平生豪壯的氣概如今在哪兒呢?當年走馬競武又是為誰爭雄呢?字里行間,流露出一個愛國者壯志未酬而身已老衰的悲傷心情。

這種心情一如他在《水調歌頭》中所說:「歲晚忽衰翁,功業竟安在,徒自兆非熊。」詩人雖然為自己的衰老而哀傷,但他沒有失去當年走馬的豪氣,所以當他看到岳德雄姿英發,武藝卓絕的時候,不禁為之連聲喝采連寫三句:

何似當筵虎士,揮手弦聲響處,雙雁落遙空。

「當筵」,猶言席間、當場。「虎士」,即勇猛之士,指岳德。「揮手」二字,形容岳德射箭脫手時的輕松姿態,也暗示其瞢力過人。「雙雁落遙空」,則寫其箭法超群,雙雁應聲而落。

《北史。長孫晟傳》有一箭雙雕的故事,此處句意與之略同。這三句,表達了詩人對岳德的由衷愛慕之情,同時也更深地觸發了他自傷衰老的悲嘆。如此往復旋折,開合跌宕,詞意一步一步地深化,詩情也一層一層地郁結,到了結尾處,趁勢以千鉤之力提起兩句:

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

這兩句是全篇的筋節。「老矣」二字,吐出無限的辛酸。再加上「真堪愧」三字,進一步勾出詩人不能報國,無以自慰,慚愧莫名的苦處。同時,這一句又是在贊嘆岳德飛馬騎射的基礎上寫的,因此包含著為國習武,愧不如人的意思。

詞的末結一旬,寫到「云中」一詞,有人認為上承「遇空」,理解為云空遠處,以為與王維《觀獵》的「回看射雕處,千里暮云平」用意相同。這樣解釋與詞意不符。「云中」,當指云中郡,為漢代西北邊防重鎮,魏尚、李廣都曾在此擊破匈奴,立有戰功。

葉夢得寫這一句是以云中指代宋朝北方淪陷邊鎮,表達對魏尚、李廣的仰慕之情,述說他雖無力報國,但抗擊敵人的愛國熱忱卻未曾稍減。「云中」既指地名,那末此句的「回首」與上片的「回望」,就成為遙相呼應的字眼。表現出詩人頻頻北顧,眷念國事的熱切心情。故一篇之中雖兩日回望回首,也不嫌重復。

「晚歲落其華而實之,能于簡淡時出雄杰」。這篇《水調歌頭》系葉夢得晚年作品,是體現他豪放詞風的佳作之一,筆力雄杰之處,足可與蘇詞相媲美。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世事一場大夢:蘇東坡詞中「夢」的解析——細讀《永遇樂》

寧可抱香枝頭老,不隨黃葉舞秋風——淺析古詩詞中菊花的意象

黃葉舞秋風「念去千秋異,歸來萬事殊。喝火令」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陸游與唐婉的那場沈園遺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