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生的膚白貌美,被人設局毀容,秀才娶進家中,誰知因禍得福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收拾整理舊書,翻出《聊齋》來,本想給人,可是閑著無事之時,翻了翻,反倒翻出些許意興來。雖然年少上學時候曾讀過,但如今,時過境遷,許多故事只有淺痕,沒多少記憶了。

無意翻到「瑞云」這一段。故事大意是:

杭州名妓瑞云才藝容貌雙絕。淪落風塵遇到姓賀的一個她自己喜歡的書生,可是書生窮無法為她贖身。后有一客,在瑞云額前一指輕按,結果瑞云漸漸滿臉黑跡似墨,玉容盡毀,再無人相看。

難能可貴的是,當初的窮書生賀生,竟為此時的瑞云賣房賣地傾家蕩產,不過是贖她這無人肯要的丑女子。瑞云跟了賀生后,不敢以夫婦關系自居,甘愿為妾。

看,女人的顏值就是女人的本錢吧,長得漂亮時,誰想一夜情,天價!變丑了,連妻的位置都不敢坐,怕是坐妾也心存忐忑呢。瑞云是想把主婦的位置留給別的女子,在她心里,自己已經不配了。

賀生說:「人生所重是知己。娘子當初春風得意時竟能傾心于我,我難道就會因你相貌改變時運衰敗而忘掉你瞧不起你嗎?」遂不再娶妻。

后來,賀生外出遇一姓和的書生,問及杭州名妓瑞云的境況,賀生一一道來。最后,當姓和的書生知道賀生是瑞云的丈夫時,高興道:「天下只有真正有才德的人才能夠多情,不因為美丑變化而改變情義。」

于是,姓和的書生隨賀生回家,用法術還其原來的花容月貌。原來,當初點了瑞云額頭的,便是此人。他只是想用這種法術,保全一個不甘淪為風塵女子的清白。

關于這個和生是人是仙,暫且不論。看了如此輕描淡寫的一個愛情故事,我心里真的有些感動!

為瑞云在萬千男人中,一眼相中貧寒書生的慧眼,為賀生對瑞云不以丑俊不離不棄真心相愛的情感。

試問如今之社會,可曾還有一二?就算有,也是鳳毛麟角太少了吧!

瑞云之所以得到最終的幸福,原因有三:一是自己慧眼認人,沒有用錯情,二是賀生對瑞云確實真心相愛,不只愛她的容貌,更愛她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三是得到和生的幫助。這三點成就了瑞云的幸福,缺一不可。

說到《聊齋》,兒時看過的心境,與今日迥異了。當年只看內容,沒有多少自己的思想在其中。如今重看,多了份自己的看法。

我以為,蒲松齡先生只是用最簡單的筆調,勾勒一個愛情故事。所以有的編著說聊齋是「白話聊齋」,它是一種通俗文學。

從純文學的角度看,也許并不錦筆妙言,可是從人性、從社會、從情感上,我還是比較喜歡的。尤其書中寫的多是鬼神,少有惡鬼,這些鬼神都是另一種情境下的人,是蒲公想要彰顯與隱藏的活生生的人。那些嫵媚多情的女鬼,懂情曉義,較之現實生活中的人不知強了多少倍。這才是聊齋這本書能夠真正流傳下來的原因吧!

它借鬼借神對當時社會的調整,用一種唱反調的說法,訴說了現實中的人竟然不如妖或鬼真情雋永,何以溫柔地嘲諷和慨嘆在其間呢?

我個人更傾向于蒲老的《聊齋》本意,其實是對生活的一種真實控訴,一種再創作,不過這種真實用這種虛幻的手法掩飾起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或者現實中的好人,現實中的壞人,妖仙中的好人,妖仙中的壞人,都不是絕對的吧。哪個層次里,都有好有壞,這才是蒲老先寫作的初衷,人性的善惡是個多角度的映象與隱藏。

無論怎麼說,我還是羨慕瑞云的。遇到賀生這樣的良人,真心相愛,美哉!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更復何求!

要知道,不是每個人一生都會得到如此可意的婚姻的,遇人不淑的女子多的去了,也不是每個人的際遇里都會遇到貴人相助。紅顏薄命的難道還少嗎?

相對于此,瑞云倒是個幸福的女子了。有誰愿意經歷苦難成就一生的命運呢?哪怕平俗的生活,也是種難得的索求,更可能一輩子都求不來。

再者,對于瑞云的變化,我倒是從她給賀生的詩中窺其一二。婉約中透著大膽追求愛情的意念,這種于婚姻的向往,真的是比大家閨秀和小家碧玉都敢言呢。這一點,與她生在花街柳巷有關吧。

記得瑞云贈賀生的詩:「何事求漿者,藍橋叩曉關?有心尋玉杵,端只在人間。」

這首詩的后兩句,我覺著有些俗,還怕有人想歪了。前兩句,倒是引經據典,頗有味道。當然了,這詩無論怎麼看,也只能算得一種明目張膽的情詩,只是從中看出瑞云還是精通詩詞格律的。

古代女子的文才,大都只兩個來源渠道。一是大家閨秀有機會接觸詩詞曲賦;一是倚門賣笑的青樓女子能有條件學習琴棋書畫。幸與不幸,也難定論。

由此,不禁想起另一個古代的妓女來,誰呢?

大刀梁紅玉!

她是韓世忠的夫人。這個女子,本身就是部傳奇。她巾幗不讓須眉,陪著韓世忠戰場廝殺,在她身上,曾經的妓女烙印被她對當時社會的貢獻悄然淹沒,提起這個女漢子,更多的是為人稱道,少有貶義了。

中國文化的一個奇怪現象就是,女人先娼后從良,后世往往贊成。如果是良家婦女后成娼妓,多被后世所不恥。

看來,做事情的順序,對一個人的人品的影響,還真是難解了。那麼,我真的有些不解。何為世相?何為標準?難道都不是固定的嗎?

最后,只愿美好長存世間,愿幸福與世人長相伴!不止瑞云得到幸福,我們凡間每個平凡的男女,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人生伴侶,選對人生方向!正如瑞云的名字那樣可意——吉瑞的祥云!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聊齋·晚霞》以明映暗,以露顯藏,謳歌一對「情鬼」凄美的愛情

《聊齋·連城》一曲生生死死的戀歌,知己摯愛是靈魂的交融

以孤憤之筆連接志怪世界與人間——《聊齋》中「異史氏曰」的作用

《聊齋·宦娘》超越情欲的百年女鬼,諳箏喜琴的絕世良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