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官觀戰團被殲:服部直臣剖腹,180個鬼子斃命,兩個逃進了狼洞

#頭條創作挑戰賽#1943年10月17日,八路軍太岳軍區司令部突然接到臨汾地下情報站送來的一份緊急情報:「東京日軍參謀本部從各地抽調旅團長、聯隊長和少佐百余人,還有軍官學校學員一百八十多人,組成‘軍官觀戰團’,由旅團長服部直臣少將率領,乘汽車沿臨屯公路進入太岳區,到戰場觀摩岡村寧次的‘鐵滾式三層陣地新戰法’。」

八路軍386旅旅長王近山奉太岳軍區司令員陳賡之命,在韓略村將鬼子軍官觀戰團一舉殲滅,帶隊的服部直臣剖腹自盡,一百八十個鬼子斃命,只有兩個小鬼子(軍校學員)躲進狼洞僥幸逃生。這就是電視劇《亮劍》中獨立團團長李云龍全殲「日軍戰地觀摩團」的歷史事件原型。

韓略村伏擊戰殲滅了多少鬼子軍官,有史料說是一百二十多,《八路軍抗戰影像全紀錄》記載的是一百八十多,咱們今天以更詳實的此書為依據——可惜圖像有些模糊不清,只好以電視劇《亮劍》劇照為配圖。

電視劇《亮劍》中的大部分場景和人物,都跟史料基本相符,帶隊的鬼子軍官,也確實叫服部直臣,軍銜是少將,但是很可惜,他并沒有死在魏大勇的長槍之下。

服部直臣那廝十分驕狂,在帶著軍官觀戰團進入太岳山區的時候,自恃周邊鬼子據點密布,公路增援方便,居然沒有讓岡村寧次派兵保護,而是大搖大擺地沿著公路開進,連警戒哨都沒派——這一點跟電視劇里有那麼多「指揮交通」的哨兵完全不同。

服部直臣可能也是被岡村寧次的吹噓弄糊涂了,以為當時所謂的「鐵滾式三層陣地新戰法」已經奏效,他的觀戰團頂多會遇到零星的地方武裝,根本就不會受到致命威脅。

李云龍的歷史原型就是王近山,這一點絕大多數讀者都知道,但是王近山和陳賡當時的職務卻不是團長和旅長:抗戰期間,開國中將王近山先后任八路軍第129師772團副團長、769團團長、385旅副政治委員、386旅旅長、太岳縱隊副司令員;陳賡大將先后任第129師三八六旅旅長、太岳軍區司令員、太岳縱隊司令員、晉冀魯豫軍區第四縱隊司令員。圍殲日軍軍官觀戰團的1943年10月,陳賡是太岳軍區司令員,王近山已接任386旅旅長。

小鬼子不是那麼好打的,如果真像電視劇演繹的那樣,李云龍只有一個營的兵力,是很難一口吃掉整個軍官觀戰團的。當年王近山動用一個整團(386旅16團)設伏,打了一個半小時,才將這股鬼子殲滅,自身也傷亡了五十多人。

咱們今天,就是根據相關史料來全面復盤韓略村圍殲戰,看看那一戰打得多麼酣暢淋漓、驚心動魄。

太岳軍區情報科科長劉桂衡收到情報后,馬上向陳賡司令員匯報,陳賡司令員當即下令:駐扎在臨汾附近的386旅旅長王近山帶領16團秘密開赴臨屯公路西端設伏,一定要速戰、速決、速撤,完全徹底地消滅這個「觀戰團」,決不許放過一個。

王近山接到陳賡司令員十萬火急的電報命令后,馬上進行了戰前動員:「這個觀戰團有一百八十多人,這可不是一般的鬼子,大多數是將校軍官(鬼子的佐相當于校),三分之一是鬼子軍校學員,也都是尉級軍官,將他們完全殲滅,等于消滅了五萬普通鬼子兵!」

查閱史料我們就會發現,圍殲鬼子軍官觀戰團并非李云龍臨時起意,而是陳賡司令員運籌帷幄,地下情報人員也功不可沒,王近山敢打敢拼,自然居功至偉。

在1943年10月24日的韓略村伏擊戰中,八路軍的裝備依然很簡陋,重武器基本沒有。但是英勇的八路軍就像《游擊隊歌》唱的那樣,從鬼子手里奪取武器并馬上投入使用:386旅16團6連率先發起攻擊,用手榴彈炸癱了鬼子最后一輛卡車,班長趙振玉帶領全班沖下陡坡,搶過汽車上的重機槍,對著前面的鬼子展開了猛烈掃射。

當時鬼子觀戰團總共有三輛小汽車、十輛大卡車,最后一輛成了八路軍的重機槍火力點,口袋陣徹底扎緊,這一百八十多個鬼子真的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實事求是地說,當年的鬼子還是比較兇悍的,他們遭遇突然襲擊,馬上跳下汽車尋找掩體抵抗,其中一伙鬼子在一個大佐的指揮下,十幾個軍官迅速形成一個小戰斗群,向我軍重機槍陣地發起反撲。

面對鬼子的瘋狂反撲,已經是386旅旅長的王近山甩掉上衣,掄起大砍刀沖殺上去,眾將士吶喊飛奔,將一百八十多個鬼子分割成數段,三五個對一個,展開了激烈的白刃戰。

王近山的刀法,在八路軍中也是有名的,在他的帶領下,八路軍將士奮勇沖殺,一個半小時后,能站起來的鬼子軍官已經不超過二十個了。帶隊的服部直臣少將旅團長眼看大勢已去,根本就沒有膽量跟王近山單挑,而是調轉指揮刀,一下子戳進了自己的肚皮。

服部直臣剖腹,手下紛紛效仿,一時間鬼哭狼嚎四起,十多個大佐中佐肚子上插著武士刀掙扎幾下就蹬腿咽氣,只有七個鬼子軍官和軍校學員鉆進了路邊的一孔窯洞。

王近山原本是想活捉幾個鬼子的,但是眼看這幫家伙打死也不肯出來,就一聲令下,戰士們找來大量柴草堆在窯洞四周,開啟了「燒磚模式」。

為了安全起見,燒烤了一段時間后,戰士們又把幾捆手榴彈扔進去,這下子別說鬼子,窯洞里連塊整磚都找不到了。

按照戰果統計規則,消滅敵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為全殲,一百八十多個鬼子組成的軍官觀戰團只逃掉了兩個,這次戰斗可稱不折不扣的全殲。

那兩個逃掉的鬼子級別很低,在少將和大佐、中佐、少佐全部被擊斃和剖腹后,兩個尉級「學員」并沒有跟著「瓦碎」,而是一頭扎進了一個狼洞。

當年的太岳山區多狼,狼洞也比較隱蔽,這兩個鬼子學生觀扎進狼洞的時候,很遺憾「洞主」不在家,搜索殘敵的戰士也沒有發現。

王近山大獲全勝滿載而歸,那兩個小狼崽子才爬回了岡村寧次的司令部。

用吳敬中的話來說,岡村寧次這次本想露臉,結果露出的卻是屁股。惱羞成怒的岡村寧次大光其火,下令將清水師團長撤職,臨汾偽冀寧道道尹罷官,韓略村據點守軍中隊長槍斃、小隊長砍頭。

將手下一頓耳光扇成豬頭后,岡村寧次從安澤、浮山、沁水、沁源等地調了幾千個鬼子、六架飛機展開報復,王近山卻早已遵照陳賡的指令打完就撤,岡村寧次連他的影子都沒抓著。

軍官觀戰團被全殲,岡村寧次老臉丟光,所謂的「滾進」戰術,在陳賡部隊的打擊下處處碰壁,最后只好不了了之,龜縮回各自據點,那一百八十多個觀戰團軍官,最后連骨頭渣子都找不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