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漢中的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哪三位可托生死?哪三個要遠離?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頭條創作挑戰賽#孔子說: 「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按照孔子的說法,與正直、誠信(諒,也譯為寬容)、知識廣博的人交朋友才有好處,與諂媚逢迎走邪道、表面奉承而背后誹謗、善于花言巧語的人交朋友,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這本身就是站在自私的角度上看問題、選朋友: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正直誠信寬容博學的君子怎麼會敢斜肩諂媚笑里藏刀的小人交朋友?只要求朋友直、諒、多聞,為啥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不是便辟、善柔、便佞?

孔子的思想未必適用于梁山好漢,真正讀過孔老夫子著作的,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未必超過十個,用孔子的標準來從梁山好漢中找朋友,可能連三個好的都找不到,所以咱們只能退而求其次,江湖人說江湖事,給梁山朋友重新制定一個標準:益者三友,友俠、友義、友勇;損者三友,友險,友狠,友偽。

原本是要寫「友毒」的,但是掉過來念,就敏感了,所以咱們只能稱其為「險友」,也就是陰險毒辣的朋友,梁山第一陰險毒辣之友,當然非智多星吳用莫屬:先是設計了一個漏洞百出的「智取生辰綱」,把晁蓋等人弄得棄家出逃,然后又阻止宋江無條件招安,非要跟朝廷大戰五次、結下血海深仇之后再講條件,這就是典型的壽星老上吊——嫌命長了!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吳用就像烙鐵頭、五步倒一樣狠毒,被他咬上一口,不死也得脫層皮。對吳用的陰險毒辣,青面獸楊志、美髯公朱仝、玉麒麟盧俊義、圣手書生蕭讓、玉臂匠金大堅想起來都會打冷戰,宋江也被他坑得不輕。

吳用在梁山是沒有朋友的,這是因為他眼里只有利益沒有情義,征方臘是梁山好漢下餃子一樣紛紛隕落,宋江哭得死去活來,金眼彪施恩跟著阮氏三雄打常熟落水而死,連鋼鐵戰士武松「念起舊日恩義,也大哭了一場」。只有智多星吳用,不管誰死了,他一滴眼淚都不會掉,反而奉勸宋江不要太在意,哭壞了身體就不值當了。

吳用是個「險友」,誰被他盯上都會倒霉,跟吳用相比,李逵這個「狠友」看起來好像還有點義氣。

李逵在征方臘時兩次大哭,一次是因為石寶砍了喪門神鮑旭,另一次是為李袞被亂箭射死、項充被剁為肉泥。

李逵對自己的副手還有一點感情,但是對尋常百姓和無辜婦孺,則是狠到了極點。無論是江州城看熱鬧的百姓,還是扈家莊全體村民,他排頭砍去毫不手軟,事后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雖然沒了功勞,也吃我殺得快活!」

吳用陰險毒辣,李逵兇狠暴戾,宋江則是偽君子真小人,梁山三大損友哪個更可怕,讀者諸君心中都有一桿秤。

有人說偽君子宋江有時候也不是百分之百可恨,因為他假裝忠義,最后連自己都信了,所以這個敢笑黃巢不丈夫的反骨仔,也一心要招安「為朝廷建功立業」了。

宋江有志圖王,吳用是十分清楚的,所謂的「玄女天書」、「地下石碣」,都是篝火狐鳴魚腹丹書伎倆,那就是為黃袍加身造勢,「替天行道」的杏黃大旗,無論是字面意思還是旗面顏色,都盡顯不臣之心。

宋江為了聚攏人心,經常打出忠義的幌子,時間久了,自己也潛移默化地受了影響,所以他才拒絕了吳用「棄宋投遼」的建議,又干掉了可能重上梁山的李逵。

梁山三大損友盤點完了,要是不選出三大益友,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十步之澤,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梁山一百單八將,豈能連一個好朋友都找不出來?

有人說梁山有那麼多好漢,寧肯跟宋江李逵打家劫舍分金銀,也不跟豹子頭林沖喝酒吃肉交朋友。

這種說法對不對,林沖有沒有在野豬林出賣魯智深,都可以暫且放在一邊,金圣嘆把林沖評為梁山「毒人」,肯定也有他的道理: 「看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徹,都使人怕。」

一個人對自己的父母兄弟老婆孩子都不好,當然也不可能跟朋友講義氣,劉備防范馬超,就是這個道理。

跟林沖交朋友要擔風險,跟魯智深、武松、阮小七做朋友,就可能會成為人生一大快事——前提是他瞧得起咱們,并肯與咱們交朋友。

魯智深的俠肝義膽有口皆碑,將他評為梁山第一大俠也不為過,阮小七的勇而有義,也不比拼命三郎石秀和九紋龍史進差,所以金圣嘆把阮小七評為梁山九位「上上人物」之一: 「真要算做第一個快人,心快口快,使人對之,齷齪都銷盡。」

阮小七是肯為朋友兩肋插刀的,哪怕這個「朋友」跟自己的關系并不那麼密切。

當年大刀關勝征討梁山,船火兒張橫偷營不成反被捉,他弟弟浪里白條張順也不敢冒險救人,活閻羅阮小七發了火: 「我兄弟們同死同生,吉兇相救。你是他嫡親兄弟,卻怎地被人捉了,你不去救,怎見宋公明哥哥?我弟兄三個,自去救他。若等將令來時,你哥哥吃他剁做八段!」

僅此一句話,阮小七的勇氣就已躍然紙上,再加上他「偷酒戲欽差」,更是不負活閻羅之名。

魯智深正而俠,阮小七勇而快,與這兩人交朋友,自然是人生一大快事,能跟行者武松交上朋友,那似乎就是一件可望不可即的好事了。

武松最讓人熱血沸騰的一點,就是眼中只有義氣,是非對錯都不太重要:受人點水之恩必以涌泉相報,欺我兄弟手足必然以死相拼。

無論是菜園子張青、母夜叉孫二娘還是金眼彪施恩,都不能算作好人,但是他們對武松好,武松就傾盡全力報答——無原則的義氣,遠勝有原則的出賣,江湖中人恩怨分明、快意恩仇,武二郎在這方面做到了極致。

梁山好漢中的益者三友、損者三友盤點完了,半壺老酒讀書不精,定位也未必準確,所以最后還是要請教讀者諸君:在您看來,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最值得結交和最應該遠離的好漢是哪幾位?在您的身邊,是否也有這樣的益友和損友?遇到益友和損友,您會如何應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