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軍六大戰役:兩場朝廷滿意,三場宋江滿意,第六場雙方都滿意

梁山軍除了打家劫舍和攻占一些州府后撤出,還進行了六次大規模戰役——之所以叫戰役而不叫戰斗,是因為這六仗動用兵力更多,交戰時間更長,當然傷亡人數也是驚人的。

梁山軍參加的這六大戰役,實際是一場淘汰賽:前兩場的結果,讓宋江心驚肉跳,但朝廷上的昏君奸臣還是比較滿意的;接下來的三次戰役,雖然朝廷認為還有些美中不足,但從總體來看,宋江還是心滿意足的;只有最后一次戰役,也就是征方臘損兵折將的結果,朝廷和宋江都十分滿意,朝廷大手筆封了十二個天罡正將為安撫使、兵馬都總管、副總管、總管、承宣使、指揮使、某府兵馬都統制,又封了十七個地煞副將為武奕郎、諸路都統領。

征方臘損兵折將,朝廷和宋江皆大歡喜,這時候宋江也不說「俺等眾頭領生死相隨,誓不相舍」了。受招安之初要是服從朝廷調派,讓被俘的軍官們歸建,再把剩余的將士分作五路進行整編,那麼老鐘經略相公的種家軍就會接納魯智深武松史進等一批好漢,其余的人只要不再作惡,就可以一刀一槍搏一個錦繡前程,至少也能拿著遣散費回家過好日子——在梁山打家劫舍那麼長時間,頭領們都不窮,阮氏三雄也可以回到石碣村,去大碗喝酒大塊吃肉成套穿衣服了。

這樣的安排,是符合朝廷利益的,對梁山好漢也不算壞結局,但是宋江反對,而宋江反對的原因,就是朝廷還沒有明確表示要封他一個什麼官爵。

宋江官迷心竅,吳用也不聰明,如果他們有一點政治智慧,就會發現朝廷前兩次派童貫高俅與梁山軍鏖戰的險惡用心了——如果梁山軍不肯拆分,那就會重蹈「十節度使」的覆轍:朝廷能借梁山之手消耗掉十節度使的兵力,當然也可以借其他割據勢力,來對梁山軍進行戰斗減員。

讀者諸君都知道,宋朝從趙匡胤杯酒釋兵權開始,就一直以「強干弱枝」為原則,禁軍養得又白又胖不打仗,廂軍餓得又黑又瘦當炮灰。在征討梁山的大軍中,禁軍的任務就是保護中軍統帥,在沒有太把梁山放在眼里的時候,禁軍根本就不出動:呼延灼攻打梁山,高俅還算不錯,給補充了一些裝備,但是兵力卻全從地方抽調,汝寧郡都統制呼延灼「手下多有精兵勇將」,就讓他帶頭,陳州團練使韓滔、潁州團練使姓彭玘帶著本州人馬為左右翼;關勝征討梁山,蔡京「喚樞密院官,調撥山東、河北精銳軍兵一萬五千,教郝思文為先鋒,宣贊為合后」,禁軍還是一個人都不出。

呼延灼和關勝把五支地方軍全部葬送在梁山,朝廷少發了不少餉銀,梁山多了一些兵將,接下來該輪到朝中大佬出戰了,但是他們還是割貓兒尾拌貓飯,大手筆地花銷地方勢力。

童貫出征,一下子就從地方抽調了十支總計十萬部隊,這十萬人中,只有兩萬禁軍,其余八萬還是地方部隊: 「撥東京管下八路軍州,各起軍一萬,就差本處兵馬都監統率;又于京師御林軍內選點二萬,守護中軍。睢州兵馬都監段鵬舉為正先鋒,鄭州都監陳翥為副先鋒,陳州都監吳秉彝為正合后,許州都監李明為副合后,唐州都監韓天麟、鄧州都監王義二人為左哨,洳州都監馬萬里、嵩州都監周信二人為右哨,龍虎二將酆美、畢勝為中軍羽翼。」

八個兵馬都監帶領的廂軍把童貫的二萬禁軍保護在核心,戰役結束后盤點:睢州兵馬都監段鵬舉被黑旋風李逵砍斷咽喉,鄭州都監陳翥被霹靂火秦明打碎天靈,陳州都監吳秉彝被九紋龍史進斬落首級,許州都監李明被青面獸楊志砍成菜瓜,唐州都監韓天麟被雙槍將董平一槍搠死,鄧州都監王義被急先鋒索超砍于馬下,洳州都監馬萬里被豹子頭林沖長矛戳中胸膛、嵩州都監周信被花項虎龔旺、中箭虎丁得孫兩條叉戳定咽好,似霜摧邊地草,雨打上林花。

童貫征討梁山之役,八個都監全部陣亡,蔡京手上又有八頂大官帽可賣了。三千所直秘閣,五百貫擢通判,一個都監官帽,咋也得賣一萬貫大錢。更重要的是擁有八萬軍隊的地方軍被一網打盡,省了朝廷許多錢糧,趙佶和蔡京做夢都會笑醒。

朝廷借梁山之手拔除了八個兵馬都監,隨后的高俅征梁山之役,朝廷又下了一盤大棋:抽調河南河北節度使王煥、上黨太原節度使徐京、京北弘農節度使王文德、潁州汝南節度使梅展、中山安平節度使張開、江夏零陵節度使楊溫、云中雁門節度使韓存保、隴西漢陽節度使李從吉、瑯玡彭城節度使項元鎮、清河天水節度使荊忠,每人帶一萬兵馬,加上三萬禁軍,高俅十三萬大軍開赴梁山,趙佶和蔡京坐在京城,掰著手指頭看戰報,美滋滋地數著又有多少「賊寇」死于非命。

高俅征討梁山,不管誰贏了,死的都是昏君奸臣眼中的賊寇——這十個節度使身份太特殊了: 「原來這十路軍馬,都是曾經訓練精兵,更兼這十節度使,舊日都是在綠林叢中出身,後來受了招安,直做到許大官職,都是精銳勇猛之人。」

十個宋江的江湖同道、綠林前輩跟宋江開戰,不管誰殺了誰,蔡京的「以盜治盜」方略都成功了。

宋江也沒讓蔡京失望:童威、童猛生擒徐京,李俊、張橫活捉王文德;楊雄、石秀抓獲楊溫;阮氏三雄拿了李從吉;鄭天壽、薛永、李忠、曹正推上梅展,李云、湯隆、杜興捧出葉春、王瑾首級——死了的不必說,就是活著被放回朝廷,烏紗帽肯定也要丟了,要想保住性命,還得拿出一大筆錢來贖罪,昏君奸臣既削去了礙眼旁枝,又能發一筆橫財。

童貫和高俅這兩次大戰役,每次都損兵折將八到十萬,但是這兩個人卻沒有受到半點處分,這說明朝廷對他們的表現還是十分滿意的,而宋江卻不免有些心驚肉跳:兩場大戰,殺得尸山血海,招安更困難了!

朝廷舍不得用禁軍去填梁山這個無底洞,就只好招安,但是卻沒說給宋江什麼官職,于是宋江很不滿意,而他不肯拆分梁山軍,也徹底激怒了朝廷重臣: 「這廝們雖降朝廷,其心不改,終貽大患。以臣愚意,不若陛下傳旨,賺入京城,將此一百八人盡數剿除。然后分散他的軍馬,以絕國家之患。」

最后是收了宋江財寶的太尉宿元景出面打圓場,這才有了梁山軍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的三大戰役。

宋江有宋江的理由,朝廷有朝廷的規矩。朝廷剛招安梁山軍,就把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封官加祿,不要說會在百姓中造成負面影響(大家會以為殺人放火受招安是當官捷徑),就是老鐘經略相公也會暴跳如雷:「灑家跟西夏拼命,弟兄們疆場浴血九死一生還沒論功行賞,這幫賊寇殺了那麼多官軍,怎麼倒先拿了賞賜?」

于是朝廷和宋江達成了默契:封官加祿可以,但是妳得先納投名狀,遼國、田虎、王慶,那就是妳的進身之階。

梁山軍打贏了這三大戰役,宋江當然是十分滿意的:攢夠了可以封官的戰功 ,弟兄們全須全尾地回來了,大家可以洗白身份重新做人了。

梁山一百單八將一個都沒死,宋江滿意,朝廷卻不樂意了:「一百零八個人都想當官,朝廷和地方哪有那麼多位置?十萬梁山軍整編為禁軍、廂軍,那得花多少軍餉?都遣散回家,誰能保證他們不再嘯聚山林?」

很不滿意的朝廷只給了梁山軍兩個實缺,其他一百零六人都是虛銜: 「加宋江為保義郎,帶御器械,正受皇城使;副先鋒盧俊義加為宣武郎,帶御器械,行營團練使;吳用等三十四員,加封為正將軍;朱武等七十二員,加封為偏將軍。」

宋朝職官表中,根本就沒有「正將軍」「偏將軍」,而保義郎和宣武郎,在宋朝五十二級軍階中,位列第五十,也就是說,宋江的正式軍銜,很可能就是個上尉,頂多也大不過少校:節度使、觀察使算是軍區司令一級的高官,通侍大夫、正侍大夫到左武大夫、右武大夫,屬于次級高官,基本是中將、少將、準將;從武功大夫、武德大夫到武經郎、 武義郎、 武翼郎屬于中級軍官,換算到現在是校官;低級軍官分兩個檔次,敦武郎、 修武郎屬于「大使臣」,其下的從義郎、 秉義郎、 忠訓郎、 忠翊郎、 成忠郎、 保義郎、 承節郎、 承信郎屬于「小使臣」,要找比保義郎還小的軍官,實在是太難了。

在朝廷最重大的節日「正旦節」上,軍銜最低的宋江和盧俊義受到了羞辱: 「宋江、盧俊義隨班拜罷,于兩班侍下,不能上殿。仰觀殿上玉簪珠履,紫綬金章,往來稱觴獻壽。自天明直至午牌,方始得沾謝恩御酒。百官朝散,天子駕起。宋江、盧俊義出內,卸了公服幞頭,上馬回營,面有愁顏赧色。」

連宋江那個厚臉皮都羞紅了,可見這位梁山「軍頭」的待遇有多低。

宋江心里明白,自己官卑職小,并不是皇帝老兒小氣,而是官帽資源有限,所以要想謀求一個雙方都能滿意的結局,那就還得再打一仗,最好是梁山軍死得只剩下十七八個頭領,嘍啰死掉十分之八,那就很好安排了。

公孫勝已經修煉有成,再加上督世俗官職不屑一顧,所以他頭也不回地走掉了。為了保證梁山好漢生病或負傷就能死掉,朝廷很周到地留下了神醫安道全,蔡京和小王駙馬也把自己看中的人留了下來。

征方臘損兵折將,最后全須全尾地接受封賞的也就剩下了二十七個,這時候宋江終于當上了方面軍司令,這時候他也不提「兄弟情義難舍」,而是滿心歡喜地到楚州當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去了,他的軍銜變成武德大夫,那也是一步登天:武德大夫屬于宋軍將領中的第二等,比保義郎高了二三十個台階,應該跟師長差不多了。

所以我們細看梁山軍參與的六次戰役,最大的受益者還是朝廷,這種以盜治盜強干弱枝的方略,不但基本消滅了梁山軍,還順手殲滅了二十一股地方武裝和反叛軍。于是有人懷疑宋江其實是朝廷派到梁山的臥底,朝廷借宋江之手干了很多臟活。

筆者不太相信宋江是朝廷奸細,但是這六次戰役,卻明顯是朝廷大佬們有意為之,并且取得了他們想要的戰果,讀者諸君復盤這六次大戰,是不是也發現了很多深層次的問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