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糗事暴露三個弱點,沈醉從戰犯身上,找到了蔣軍戰敗的原因?

細心人看《特赦1959》,都會發現第一批特赦人員不止徐州「剿總」中將副司令杜聿明、第6兵團中將司令盧浚泉等十人,「從撫順過來的」并不在十人名單之中。

當年的戰犯管理所不止北京功德林一處,名氣僅次于功德林的,還有撫順戰犯管理所,沈醉也是1956年10月以后,才從重慶轉送到北京的。電視劇中的劉安國,歷史原型叫文強,他進北京,也是總理特批的,文強在《口述自傳》中這樣回憶: 「周總理在戰犯名單中發現了我,就派蕭勁光專程來濟南看我。解放軍政委告訴我:‘周總理來電報,歡迎妳上北京。’蕭勁光派了四個警衛把我送到了北京。到了北京,把我送到德勝門模范監獄,編號72號,72號就是文強。」

第一批特赦的人員中當然沒有文強,但確實有王耀武,也有他很驚訝低看到的「皇帝」——1959年,各地戰犯管理所符合特赦條件的是三十三人,那位「皇帝」就來自撫順戰犯管理所。

沈醉、周養浩、徐遠舉、王耀武、王陵基等人都是從各地轉送到功德林的,沈醉在《戰犯改造所見聞》中回憶說: 「我集中在重慶原來的軍統局繅絲廠辦事處改成的戰犯管理所(也稱四川省公安廳第二監獄,對外稱訓練班) ,當時四川物價低,一個月十六元的伙食費,可以每餐一葷一素,量相當多,除了魚肉蛋一類外,還常常買雞鴨等。都發了新的服裝,還可以在附近一定范圍活動。」

級別較高的戰犯(文廳長以上,武少將以上,只有一兩個例外)集中到功德林后鬧出了無數笑話,沈醉的《戰犯改造所見聞》,叫《戰犯改造所趣聞》似乎更合適。沈醉記錄這些「戰犯趣聞」的時候,也有一種哭笑不得的無奈:老蔣的將軍們如此無能、怯懦、虛偽、自私,而且還喜歡并擅長內訌互掐,又怎能不每戰必敗?

在戰犯管理所中,正規軍出來的少將中將上將瞧不起軍統(保密局)、中統(黨通局)的區長站長處長,說他們的情報沒有一次準確,特務們也反戈一擊:妳們自己打仗不行,我們的情報再準又有什麼用?

老蔣的將軍們即使進了戰犯管理所,也仍然分成還幾個派系:黃埔系和土木系(也是黃埔生組成,都曾出身于十八軍第十一師,唯陳誠馬首是瞻)論戰,有時候還聯起手來對付屬于雜牌的滇軍、川軍、晉綏軍。

因為鬧得太厲害,有時候還拳腳相加,既屬于黃埔系將軍,又當過中將副參謀長的文強(電視劇《特赦1959》中的劉安國)還向管理員建議: 「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要肅靜,不要搞得犯人打犯人,犯人罵犯人,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

文強幫管理所定了很多規矩貼在墻上,就 「再沒有哭的了,再沒有吵架的了。」

文強沒有詳細描述戰犯們怎樣互打互罵,沈醉則老實不客氣,在《戰犯改造所見聞》中繪聲繪色地記錄了戰犯們的三件糗事: 「我輕輕地收拾好日記本,準備和讀者們一起笑他幾聲!」

沈醉的偷笑,也是一種「恨其不爭、怒其無能」。

沈醉的哭笑不得,也是有理由的:功德林里的一百多個將軍,居然沒有一個會喊操的——高級將領連起碼的操典都不掌握,這支軍隊的戰斗力就可想而知了。

沈醉在回憶錄中也大惑不解: 「我掰著指頭數了一下,僅黃埔一期畢業的,就有杜聿明、宋希濂、黃維、李仙洲、范漢杰、曾擴情、劉嘉樹、馬勵武、周振強、郭一予等十多人,統帥過幾萬、十幾萬乃至幾十萬大軍的軍長、兵團司令、總司令等,競過百人之多,怎麼會連個會喊操的人都沒有?」

鄭介民的堂弟鄭庭笈告訴沈醉: 「這些將軍們官越做越大,對過去連長、排長等喊口令那一套早就拋在一邊了。」

一百多個將軍,最后只能由一直當特務的沈醉來喊口令,這本身就是一個笑話,但是更大的笑話還在后邊——真正操練起來,用沈醉的話來說,那就是「笨相畢露笑話百出」了。

大腹便便的將軍們像新兵一樣踢正步,表現得還不如新兵:他們經常一腳踢在前面那人的屁股上,前面那人掉過頭來就急眼,沈醉只好停止操練過去勸架,一天得勸十幾回,晚過去一步,就有人要打起來。

在做彎腰熱身時,這些顢頇將軍們還出了「大事故」:一個人一頭撞到前面的屁股,被撞屁股的那人往前一栽,又撞上了另一個,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躺了一地大肚子將軍,有的手掌擦傷,有的磕破了鼻子。

連起碼的操練都進行不下去,沈醉也只好敷衍了事聽之任之:如此笨拙、虛弱,難怪這些將軍們打不贏也跑不掉!

這些成了戰俘、戰犯的將軍們打仗不行,內訌卻個個都是高手,連一向「土木系」的大佬黃維,也會被特務出身的「少將處長」董益三打耳光——董益三是戴笠的心腹,後來跟著康澤去了襄樊當處長。

黃維有一天發神經在桌子上寫了一句「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身為「學習小組」組長的董益三上去就是一耳光。

挨了耳光的黃維也不肯吃啞巴虧,他吹胡子瞪眼攥拳頭,要跟董益三拼個妳死我活,最后只有晉綏軍出身的梁培璜(曾任整編第六十一軍副軍長、太原綏靖公署第六集團軍副總司令兼晉南地區武裝總指揮)出來拉架,其他的人都坐在小板凳上看熱鬧。

顢頇、內訌,老蔣的將軍們進了戰犯管理所還不消停,欺負不著老百姓,就拿「同學」撒氣,徐遠舉、周養浩等人沒少挨罵,只有文強因為身份特殊、沈醉善于交際而活得比較舒坦。

戰場上顢頇怯懦,打同學十分兇悍,沈醉眼里的蔣系將軍們除了無能和內訌,還有一個最大的弱點,那就是極其貪婪。

蔣軍之貪,可謂登峰造極,沈醉在回憶錄中用了好幾個小標題來總結那些戰犯的貪婪:「楊文瑔仍愛油頭粉面」,「董益三專撿香煙頭」,「偷吃豬肉腹瀉八次」,「貪婪成性,軍長仍愛小偷小摸;牛雖丟,仍得撿回繩子。」

前幾天看見有人發文說楊文瑔如何頑固,臨死前還大喊效忠某人,那當然是為博眼球而瞎掰,沈醉親眼所見的楊文瑔,就是一個在戰犯管理所仍然「顧影自憐」,把自己的「小白臉」打理得「吹彈可破」的膽小鬼,沈醉給他理發,他也能嚇得「驚聲尖叫」好幾回——這樣的人會頑固,連鬼都不會相信。

最能體現蔣系將軍們貪婪的,是一個偷紐扣軍長: 「這位軍長不慎把一個布包掉在地上,布包打開,掉到滿地的竟是幾十顆衣扣、幾卷棉線和大大小小的布片……這一意外發現,引起了管理員的注意,檢查發現了出人意料的公物,洗衣組的被單、被套,較新的襯衣襯褲,清理出一大堆(都是他偷的) 。管理所的負責人決定把這些東西陳列出來,開了一次別開生面的‘展覽會’。」

特殊的展覽會讓沈醉哭笑不得,黃維王耀武鄭庭笈宋希濂等人都大為光火:在戰場丟人還不夠,現在把人都丟到功德林了!

沈醉筆下的功德林戰犯,糗事不止三樁,弱點也不止三個,熟悉那段歷史的讀者諸君想必還記得這樣一件看起來像笑話的真事:中將郭汝瑰家里的沙發上有破洞,杜聿明居然因此認為他是潛伏者并向老蔣舉報,結果把老蔣氣得七竅生煙——廉潔的就是地下黨,貪腐才是我們的本色?

杜聿明當時還真沒看錯人,只喝白開水的老蔣不知道,他的連襟、舅子們早已貪得天怒人怨,他引以為榮的黃埔生,也早已大部變成了顢頇無能的蠹蟲,「福將」其實就是一個「豬將」。

文強和沈醉都對蔣系將軍們的弱點心知肚明,老蔣還在夢中對這些弱點突出的「學生」寄予厚望,每戰必敗豈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在戰犯管理所,將軍級戰犯爆出的糗事一籮筐,暴露的弱點也多如牛毛,熟悉那段歷史的讀者諸君肯定也有話要說:在您看來,老蔣的將軍們,除了顢頇、怯懦、貪婪、內訌,還有那些弱點十分明顯?這些弱點和惡習,是如何日積月累形成的?在蔣系蔣軍中,最膽小和最糊涂的,除了「曾濕褲」和「張羅盤」,還有那些人的表現能讓人捧腹大笑三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