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掉了馬奎陸橋山李涯,余則成和翠平為何放過少將站長吳敬中?

臥底是個危險活兒,一般被逮住之后都很難活命——戰時抓住化裝的間諜一般都是審訊后直接槍斃,所以很多特遣隊在被包圍后都要換上自己的軍裝,這樣或許能享受到戰俘待遇。

特工行當的臥底就是換上軍裝也不能保命,除非他叛變,但是叛變也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對方肯招降納叛。

潛伏者都是在刀尖上行走,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所以為了保護一個臥底,可能有十個外圍人員隨時準備犧牲,比如我們看到《潛伏》中的秋掌柜,為了讓保護余則成,寧肯咬斷自己的舌頭。

潛伏生涯步步驚心,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疑似有臥底潛入的情報機關,比如軍統(保密局)天津站的將校們,也會覺得暗處有一個代號「峨眉峰」的人,正用黑洞洞的槍口瞄著自己的腦袋。

那些將校的擔心并不是多余的,馬奎先被翠平踢碎下巴,又被左藍兩槍擊斃;陸橋山在跟「老朋友」喝咖啡的時候被翠平用駁殼槍狙殺;李涯在抓住余則成確鑿證據的三分鐘后,被廖三民抱著摔下了樓——如果他不發現廖三民,等待他的也是一顆子彈,因為余則成已經催促廖三民抓緊實施「除蟲行動」了,李涯就是他們要除掉的那條蟲。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馬奎、陸橋山、李涯這三個中校(陸死的時候已經晉升上校,但卻不是特工上校),都是死于余則成之手,因為他們的存在,已經威脅到了余則成的安全。

這時候有人就會提出這樣的疑問了:馬奎也好,李涯也罷,這兩個中校都不過是吳敬中手里的棋子,余則成和翠平對馬奎等人毫不手軟地實施了清除行動,為何偏偏放過了少將站長吳敬中?

余則成和翠平之所以放過吳敬中,并不是因為跟他關系很好,因為在當時那種環境下,感情就是一種奢侈品,如果余則成和翠平身份暴露,吳敬中會毫不手軟地將他們毀滅——這是工作需要,也是自保需要。

余則成和翠平不對吳敬中實施狙殺,其中的原因當然不包括個人感情,真正讓他們連狙殺念頭都沒動的原因,似乎應該有三個,只要考慮到其中一點,余則成和翠平就會打消念頭——吳敬中不是那麼好殺的,殺了吳敬中,后果更嚴重!

首先一點,我們必須要弄清楚余則成和吳敬中的關系。

余則成是吳敬中親手教出來的學生,兩個人的特工經驗和行動能力都不在一個級別上。

吳敬中畢業于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的就是情報與行動。吳敬中畢業后,又在中蘇情報所當了幾年科長,接觸的都是當時最頂級的特工精英,掌握的是當時最先進的特種技術,余則成拿出《遠東情報站》來羞辱李涯,吳敬中在一旁肯定會肚皮里暗笑:「這種入門級的小冊子,余則成居然還當塊寶,更可笑的是李涯居然沒看過,余樂醒的學生,也不過如此!」

吳敬中算是比較另類的「叛徒」,他加入軍統后,并沒有出賣過以前的戰友,按照沈醉給「叛徒」的分類,吳敬中可能屬于第二種(與組織失聯后改觀門庭)或第三種(假叛變、真潛伏),他對余則成戰友們的行動程序非常了解,知道余則成要想除掉自己,是一定要報請專克雨農的那位大領導的。

即使克公批準了余則成的行動,吳敬中也有自信能夠在余則成動手之前將其拿下。在把余則成帶上飛機之前,吳敬中先派兩個面容冷酷陌生的彪形大漢前去繳械——作為一個有多年經驗的高級老特工,手里是不可能沒有一支秘密的精英影子小隊的,余則成和李涯等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這支小隊的存在——這就是余則成和翠平從不對吳敬中動殺機的第一個原因:行動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就是一對一單練槍法,余則成也不是吳敬中的對手。

吳敬中根本就不怕余則成和翠平對自己實施暗殺,余則成和翠平也不會輕易動手,第二個原因就是行動的成果和代價不成正比。

余則成并不太擅長行動,他潛伏的主要任務就是獲取情報,有吳敬中在,余則成會變得比較安全,如果「吳老師」被清除,換了一個人來當站長,「余同學」的日子可能就沒那麼安全和好過了。

這就是吳敬中的高明之處:連對手都認為吳敬中活著比死了更有好處,這豈不是給自己披上了一件隱形防彈衣?

吳敬中不止一次在余則成面前表露悲觀失望和消極情緒:「我是不希望再打下去了,這場仗再打個一年半載就輸了,咱們抓內鬼毫無意義。」

吳敬中說這些話當然不是無的放矢,我們甚至有理由懷疑,吳敬中這話就是故意說給余則成聽的。有這幾番話墊底,就是余則成和上級曾經動過殺機,看他如此消極,也會打消念頭,甚至可能還會啟動策反的計劃——對吳敬中來說,也許不叫策反而叫歸隊。

是「策反」還是「歸隊」,這件事很難說清楚,這就讓我們想到了翠平和余則成不動手狙殺吳敬中可能的第三個原因:吳敬中也是一位潛伏者,只不過跟余則成不在同一條線上,他很可能是跟克公領導的,吳敬中知道余則成就是峨眉峰,而余則成卻不知道吳敬中的真實身份。

吳敬中明知道馬奎不是峨眉峰,但他卻想盡一切辦法,坐實了馬奎的潛伏者身份,而且還指使陸橋山將馬奎殺人滅口:「火車押運,路遇解救,雙方交火,死于非命。」

按照吳敬中的設想,由陸橋山派人押解,然后再由陸橋山的情報處派人冒充解救者,雙方一通亂槍將馬奎擊斃,這樣一來,假「峨眉峰」馬奎死了,真「峨眉峰」余則成就安全了。

為了保護余則成,吳敬中還指使李涯去栽贓嫁禍陸橋山,然后又通過狙殺陸橋山,抓住了李涯的致命把柄:在槍擊現場,軍方的人抓住了李涯手下一個帶槍的小特務。

吳敬中拖住李涯,讓余則成通過酷刑(那小特務的指甲都沒了)取得了他們想要的口供——這就是套在李涯脖子上的絞索,一旦李涯對余則成構成了實質性威脅,那份口供就會被公開,李涯也就變成了狙殺「國防部巡查員」陸橋山的潛伏者「峨眉峰」。

我們細看吳敬中對付馬奎、陸橋山、李涯的手段,就會發現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余則成想做而又沒能力做或者做不到的。

這樣一想,我們就能找出余則成和翠平不狙殺吳敬中的三點原因:其一,殺不了,也就是未必能打得過;其二,沒必要,對余則成和翠平來說,留著吳敬中利大于弊;其三,上級根本就不會批準,因為吳敬中是比余則成級別更高、隱藏更深、作用更大的潛伏者。

至于這三點原因,哪一點才是真的,或者是最主要的,還需要睿智的讀者諸君來進行最后的評判,筆者這時候只有一個問題請教:馬奎死了、陸橋山死了、李涯死了,連檔案股股長盛鄉也死了,吳敬中還不知道他身邊的潛伏者峨眉峰,其實就是自己的學生兼助手余則成嗎?


用戶評論